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这个天花板实在难以企及

欧美日韩 时间:2018-12-06 浏览:
近年来,国内的玄幻架空剧虽然在数量上呈井喷之势,可观众评分却越来越低。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共同的——开篇世界观大都用旁白说出。把复杂的设定放在开篇往往会

《权力的游戏》的原著《冰与火之歌》中,“杀人魔王”马丁大爷采用的是视点人物写作手法(Point of view),不是上帝视角,每个章节都是以人物命名,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理清逻辑和线索,张弛有度地展现出整个世界。史诗般的作品,是大爷十多年好莱坞编剧经历和雨果奖、星云奖获得者的积累,所以并非能一蹴而就。对于国内的编剧和求快的平台来讲,这个天花板实在难以企及。

有人可能会举国外的例子,比如《权力的游戏》或者《指环王》系列,他们确实都是从小的切入点展开。不过,这类作品大都是以名声在外的经典名著改编,而作为江湖地位没那么高的网文IP,从大部分平台要求来看,第一集都要展现大制作、大世界观,甚至是花费大量经费把第一集做好,让普通观众一来就看到一个大场面,从而留住观众,保住后续的收视率。

电视剧《将夜》海报上的宏大场面。


理解了这个世界的体系,观众才能理解人物的行为逻辑,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轨道。无法排除某些作品的世界观讲解是为了讲解而讲解,或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本末倒置,但如果开篇的世界观铺陈节奏度高,紧贴剧情,那么用这几分钟省去之后剧作里的很多解释说明,不失为一个高概念化的剧作技巧。

《权力的游戏》剧照。

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开篇皆有历史背景或神话故事铺陈。所以,这种写法可以说从明清开始,一直存在于中国小说的脉络里。这种影响深深地埋藏在中国文化的深处。因此,电视剧改编的时候,将世界观在开篇就阐述出来是告诉观众我讲的是历史上的哪一段时间,讲的主要是哪一个人物,视角又是从谁出发。回到玄幻架空剧的创作,由于很多作品都有网文的基础,在改编的过程中便必不可少地保留原文既有的世界观叙述。而追溯源头,便是方才提及的古典小说。既然四大名著这么用过,那么在剧作上将其影像化革新使用,又有何问题?

异世界的进入一直都是玄幻架空剧的关键情节,很多平台和资方对异世界存在误解,喜欢一上来就全景描述,怕观众不能接受主人公一点点揭开异世界的慢热故事。其次,从原著的写法来看,欧美奇幻文学和中国小说的确有些许不同,如果说影响中国小说至深的四大名著是从时间跨度大、叙事角度大的格局切入故事,那么大部分欧美奇幻文学则喜欢“由小渐大”。

再说《指环王》,作为奠定欧美奇幻文学世界观的作品,故事虽然从居住在夏尔的霍比特人讲起,可原著的开篇却是由一首诗引出,短短的诗句就铺垫出了戒指的数量,中土世界的主要势力和魔戒隐藏的危机。只不过作为古英语的大师,托尔金的诗作,自不是干巴巴的讲述所能比拟。所以,不论是宏大的开场、巨大的时间跨度、世界观的铺陈,还是大部分欧美作品“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由小渐大,都不能决定影视剧的好坏,手法只是武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关键是使用武器的人,能不能物尽其用。最后,决定好坏的还是背后的故事。

而从《哈利·波特》来说,我们可以从影响其颇深的欧美奇幻文学另一鼻祖《纳尼亚传奇》发现问题的源头,该系列的第一部《狮子、女巫和魔衣橱》开篇简单明了,四个来伦敦避难的小孩误入衣橱,进入了异世界,展开了一次次的冒险旅程。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写法也是欧美奇幻文学一以贯之的方法而已。

玄幻架空剧由于没有历史根基,便容易步入“悬浮”质感。要想使人物的塑造不会太过飘忽不定,它的世界观设定便一定要落地。为了实现落地,将一些大背景的介绍,全新世界的架构和规则制度直接给出,是最有效且最易操作的方式。只有前面的世界观铺开了,观众将新鲜的东西消化吸收了,才好去讲架空的故事。


近年来,国内的玄幻架空剧虽然在数量上呈井喷之势,可观众评分却越来越低。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共同的——开篇世界观大都用旁白说出。把复杂的设定放在开篇往往会占用好几分钟时间,有人就质疑是否有必要,还拿出国外同类作品进行对比。关于这个问题,笔者想从编剧角度跟大家解释一下。